返回首页
您还没有登录!   登录 | 免费注册 | 搜索 |
樊铠瑞
  文章
我心生普(原创)

前一篇 杞人忧天,楚人忧茶(原创) 新一篇 向您致敬,茶人!



第一次听到“生普”这个词是在我同学那里。他的评价是:这玩意很猛。轻信之下,遂决定不碰这玩意儿。

第一次亲密接触生普,是在茶脉广州茶友会上,品了“001”。其实当晚喝了很多款茶,怀着”既来之,则饮之“的观点,我改变了”不碰生普’的决定。意向之外,当晚唯独只对此茶印象深刻:闻起来够香,入口够味,微涩中透着甘甜,余味绵长。整体感受非常强烈和丰满。除了微涩,基本没有缺憾。

第一次买来自己喝,是脉兄极力推荐的“生普主义”和”古道头纲“,顺利完成”娶生“仪式。生普着实改写了”媳妇是人家的好“的说法,无论哪款生普每次都给我完整的享受。虽未若仙般飘飘,但确实每次都有小小的高潮。

第一次深入生普,得感谢龙姑姑。盛情难却之下,我算是开了大眼界。”让我与刚过门的生普“走向更深。
原本在平时聊天中,习惯性穿插一些话题,例如太太啊,儿子啊,我们的小家庭啊,现在明显的多了一个词语,那就是:生普。

不知道何为对生普如此动情,思前想后,似乎找到了源头:”生普很猛“。
而鄙人也是常被朋友形容:斯人,猛也!
这次算是小猛遇到大猛,俩猛合一猛。悠哉乐哉啊!

又听说,生普放熟更加迷人。那我心中的生普在若干年后将是什么味道?不得以知!

但在接下来岁月,随着更多的第一次,随着我的继续深入,相信我跟”生普“有更好的相处。
或许我会偶尔移情别恋,但我心归此处。

2008-02-25 10:10:03 |  浏览 (6943) |  收藏 |